交流合作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交流合作 > 正文

基因编辑专利之争张锋赢了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09-27浏览次数:1025

上周末围绕思科这项革命性的基因编辑技术进行了长达一个世纪的专利争夺战。

美国专利商标局发布了一项裁决,支持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广泛研究小组应用的CRISPR基因编辑专利,其中包括中国科学家张峰和丛乐,并没有否认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詹妮弗杜德纳和艾曼纽夏邦蒂欧洲合作者CRISPR拥有的专利。该裁决称,两人发现“没有冲突”。

在裁决当天,第一位财经记者向张峰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他没有收到回复。 BroadInstitute的CRISPR专利分享者丛乐也没有首先回应记者。然而,他曾在与第一金融期刊记者的交流中说过:“我们最初为研究兴趣开发了CRISPR技术。专利权的所有权可能不那么关注,但我们希望尽快取得成果。当我们聊天时,我们会说用新东西代替CRISPR会更有意思。我相信该领域的许多科学家都这么认为。“

CRISPR是一种基因编辑方法。简单地说,病毒可以将自己的基因整合到细菌中,并使用细菌细胞工具复制自己的基因。细菌进化出Crispr系统,以去除病毒的外来入侵基因。利用这个系统,细菌可以悄悄地从染色体上去除病毒基因,这是细菌独特的免疫系统。这项突破性的技术通过一种叫做CAS9的特殊程序酶发现、切除和替换DNA的特定部分。它可以修剪、切割、替换或添加生物DNA序列。CRISPR技术是生物技术史上的一项历史性发明,将引领医药和农业领域的革命性发展,因此受到科学界和生物技术产业的密切关注。业界几乎一致认为,这项技术的主要贡献者肯定会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只是时间问题。与Crispr技术的专利纠纷的结果也将决定谁是该技术的主要贡献者。

上述裁决意味着天高专利战已经结束。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张峰,因为他拥有十多项与Crispr相关的专利,并将为此获得巨大利润。迄今为止,美国专利局已授予50项与Crispr相关的专利,其中15项在BroadInstitute和MIT。根据布罗德研究所的数据,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可以将他们的技术用于学术研究,但供应商必须为此付费。

裁决公告后,博大研究所公关负责人Leemguire在研究所官网上发表声明,并正式声明其对判决的立场:“我们同意专利局认定博大研究所持有的专利和申请蒂图特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不同的领域,并没有相互交叉。决定。”。

同一天,伯克利发表声明称其将“尊重”专利法院的判决,但仍坚持认为Jennifer Doudna和Emmanuel Charpentier是CRISPR系统的发明者。

这意味着此法律纠纷可能无法解决,伯克利分行已表示将向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下一次审查和裁决可能会持续一年。纽约大学法学教授Jacob Sherkow说:“当时的裁决很可能是最终的裁决。至于目前的裁决,伯克利失败了。”

Doudna在裁决后接受电话采访时告诉记者,他将继续申请专利,并有可能获得成功。她说:“我们的专利将覆盖所有细胞,而张峰的专利仅涵盖植物和动物细胞。” Doudna去年3月首次接受财务采访时表示他将“争夺专利权”。她说:“我们的论文于2012年在《Science》发表后,截至2012年底,已有6家实验室发表了关于CRISPR技术的文章,其中包括张峰的实验室。要知道在论文中基于该技术,应用这种技术对人体细胞来说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作为回应,丛乐的回答是:“判断专利是否有效的标准包括'非显而易见',是发明人的工作是否'显然',以及具有基本技能的研究人员是否可以直接思考并制作正是因为这项技术不易实现,才有价值。这部分是我们的工作得到美国专利商标局(美国专利商标局)批准专利仲裁的部分原因。“

CRISPR系统本身不具有作为生物系统的专利性。可以申请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和相关方法。 BroadInstitute和合作伙伴为真核细胞(包括人类)提供基因编辑方法,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2012年文章《Science》中描述的合作伙伴处于非细胞环境中。该方法不涉及真核基因编辑。

该诉讼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作为原告提起,挑战张峰和BroadInstitute的十几项编辑CRISPR基因的专利。作为被告,BroadInstitute坚持认为这两者是无关紧要的。美国专利局的裁决支持BroadInstitute的主张。

2012年,Jennifer Doudna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撰写的论文首次分析了CRISPR基因编辑系统在体外精确DNA切割的可行性。作为CRISPR的第一个发明者,两位女科学家被广泛认为获得诺贝尔奖,这项技术也被认为是一项具有百年历史的生物技术发明。

然而,这一戏剧性事件发生在2013年1月。通讯作者张峰和作为第一作者的丛乐发表了一篇关于如何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植物,动物和人体细胞等的论文《Science》。几个独立的研究小组已经完成了人类细胞中第一个CRISPR系统的编辑,这充分证明了CRISPR技术具有修饰哺乳动物基因组的潜力,这将有助于改善人类疾病建模和新疗法的探索。

“基因编辑技术首次应用于动植物细胞和人体细胞”成为专利竞赛的核心。谁应该获得在植物和动物中使用CRISPR的专利?它是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第一个。发明人还将CRISPR开发成更有趣和有意义的系统,以打开“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用于将CRISPR用于人类基因治疗,转基因作物和基因工程动物。

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评委认为,在张峰之前,没有研究人员可以绝对确认CRISPR可用于人体细胞等有核细胞,而张峰的发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延伸。因此,他们确定张峰能够保留他的专利。

BroadInstitute的合伙人兼哈佛大学教授George Church博士表示,专利战将永远平静下来,如果思科的技术真的可以作为一种药物开发,那将需要大量的研究和技术改进。他说:“没有Doudna的技术基础作为支持,张峰不太可能在人体细胞上应用,但如果没有新的科学研究来改进技术,那么Doudna和张峰的研究都不足以支持药物开发。”

即使在专利纠纷的不明确阶段,持有CRISPR专利的三位科学家表示,最重要的是让CRISPR技术在药物开发中发挥作用并尽快产生社会影响。现在专利所有权很明确,CRISPR技术的商业化进程可能会加速。

去年,Doudna告诉记者:“由于CRISPR的技术非常有效,临床试验可以在未来1 - 2年内实现。治疗遗传缺陷的药物可以在未来10年内开发出来。”但是,她认为必须有改进的余地。为此,她还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医学院合作研究免疫疗法,以治疗由遗传缺陷引起的疾病,如地中海贫血等单基因遗传性疾病。

关于CRISPR技术的未来应用,Doudna还表示主要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医学基因治疗疾病;另一种是农业应用,如转基因作物;第三个是工业应用,即优化。药物研发和制造。

尽管使用CRISPR技术的药物开发仍处于早期阶段,但这些拥有专利CRISPR专利的科学家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专利裁决也对其公司的股价产生了重大影响。例如,拥有BroadInstitute专利的公司EditasMedicine在宣布裁决的当天飙升了30%。张峰和GeorgeChurch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Editas去年花了1100万美元来帮助BroadInstitute解决它所面临的法律挑战。今年,他们将使用这项技术治疗罕见的眼病。

相比之下,拥有Doudna及其合作伙伴专利的Intellia Therapeutics和CRISPR Therapeutics当天下跌了近10%。这两家公司还筹集了数亿美元。

与基因测序一样,CRISPR也是一项基础技术。例如,如果生活是一本书,我们以前只能读它,但现在我们可以写它。许多公司和研究机构可以直接使用CRISPR进行遗传修饰。近年来,国内科学家和研究机构取得了显着进展,例如,在遗传编辑的灵长类动物等动物模型中。

然而,当人们对CRISPR技术的发明感到兴奋时,由此引起的深刻的伦理和社会问题也引起了科学家的讨论。例如,当您想到生殖细胞或胚胎的遗传编辑时,这些将对人类进化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未来,CRISPR的发展有几个主要趋势,包括一些尚未开发的领域。例如,我们现在可以轻松修改基因序列,并可能同时修改多个基因。请注意,治疗癌症,心脏病,糖尿病和肝炎等疾病的基因不止一个。

另一个主要趋势是将CRISPR技术与其他类型的技术相结合,例如基因测序,基因表达分析,疾病模型,药物输送技术,甚至与数学等基础学科的跨境合作,以及IT领域。大数据研究与机器学习相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