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合作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交流合作 > 正文

发展生物质能源将成为我国产业政策的重点支持方向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10-24浏览次数:1955

科学选择扶贫产业是精准工业扶贫的前提和关键。在综合考虑自然禀赋,技术条件,产业政策和市场潜力的基础上,生物质能产业应成为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的一个有前途的支柱产业,摆脱贫困,致富。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要大力发展生物质能源。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了生物质能等发展支持政策的完善。可以预见,在“十三五”规划中,生物质能源的发展将成为中国产业政策的重点支撑方向。

从自然禀赋来看,我省贫困农村人口丘陵多,土地贫瘠,水资源缺乏,生态脆弱,粮食,水果和蔬菜发展有限,但能源作物和生物质能源的发展是有益的。而且潜力很大。数据显示,我省未利用的土地面积占土地总面积的9.4%,总面积为116.7万公顷。主要形式是贫困地区的草原和天坎。大量的能源作物具有土壤需求低,适应性强,耐旱耐稀的特点,如麻疯树,黄莲,黑m鱼和能量草等。在未利用的土地上种植快速生长的能源植物,如森林和草。如果干物质为每公顷75吨至120吨,则可开发超过8500万吨的林业生物质原料。

生物质能开发利用技术逐步成熟,在实践中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巴西生产木薯,甘蔗渣或甘蔗渣,这是世界瞩目的焦点。日本已经成功地用竹子作为原料生产乙醇并进行促进。目前,美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燃料乙醇生产国。中国在广西种植木薯,山东多年来建立了一家精制乙醇的工厂。福建农林大学发明的能源草种植和发电技术已在浙江兰溪成功试验。能源草植物适应性强,生长快,产量高。它每年收获几次。 1吨巨型草的发电量相当于4吨煤的发电量。成本低,效率高,耕地不占用。水土保持。生物质能具有可再生,低碳,环保,储存,分布广,原料易得等优点,是唯一可以转化为固体,液体和气体的可再生能源。生物质能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具有巨大潜力。国务院制定的能源战略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中国的非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将占15%,到2030年将达到20%。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50年,生物质能源将占世界总运输能源需求的27%。因此,我省贫困地区的发展应与生物质能源的发展相结合,建设生态文明示范区,实现精准扶贫,生态扶贫,绿色发展,帮助农民创收,促进新农村建设。

加强顶层设计,增加政策支持。农村生物质能源的发展面临着技术研发成本高,投资风险高,能源利用价格高等市场障碍。它的发展与政府的有效经济激励和政策支持密不可分。生物质能源产业的发展将纳入我省精准扶贫重点专项规划的实施。在科研投入,品种选择,企业培育,基地建设,技术开发,终端销售和消费,土地和金融等重要环节。支持财务,人才,资金等方面。建立生物质能源开发专项基金,用于研究和开发生物质能新技术,重点关注生物质转化为能源的关键技术,如生物质预处理,水解,催化裂解,气化和合成气催化转化。关键技术。这个具有明显社会,生态和经济效益的生物质能产业将尽快为该省的扶贫产业做出贡献。

加强资源调查和评估,找出产业发展的基础。虽然我省拥有丰富的能源和植物资源,但大多处于野生和半野生状态。它没有被有效地利用和利用,并且人工资源很少。它的分布,资源总量和经济价值都不是很清楚。对该省的能源植物物种,总资源,牲畜和家禽粪便,总作物秸秆和可用性进行大规模和详细的调查。在现有技术基础上,基于强大的抗逆性,适应性,稳定的应变和大的生物量,我们将确定具有开发利用价值和发展潜力的生物能源物种。同时,加强对边缘和未开发土地的能源作物资源普查。

大规模种植优质能源作物,增加农民收入。利用扶贫资金,新能源研发资金和资金支持,公司采用“公司+合作+农户”的经营模式,鼓励贫困家庭的家庭加入社会。该合作社与该公司合作,以能源工厂为基础经营能源作物和柴油燃料。乙醇,电力生产。重点支持高含油量,大规模种植的发展,福建在木姜(山蝎),黑蝎子,苎麻,麻疯树(梧桐),光皮树,桐树,山椒等方面具有比较优势,能源作物的种植利用其成熟的水果生产生物柴油,不仅对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很小,而且可以使用多年。组织福建农林大学科研队伍利用现有的能源草种植和发电技术,在贫瘠的山地和半山区土壤上种植能源草。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和经验,利用全省现有丰富的竹资源为原料,生产燃料乙醇,增加附加值。在此过程中,要充分利用土地流转政策,将小规模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土地使用方式转变为大规模的利用方式,建立能源农业生产基地,进一步降低难度和成本。生物质原料的储存,运输和运输。吸引更多公司和资金进入生物质能源产业链。

在现场设立工厂,让当地人成为农民和工人,扩大就业。无论是利用生物质发电,制备柴油还是提取燃料乙醇,都应该以中小型分布式能源建设方案为基础,并在现场设立工厂,以避免后期运营困难的问题。引导和培育贫困户建立新型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参与整个生物质能源产业链,带动贫困地区农民现场转向产业工人。农民可以投资能源林产权或扶贫资金,支付工作,并按股份支付股息。以数千农民为载体参与种植,管理,回收,分拣,运输,加工,成型,不仅可以促进中小城镇的发展,还可以减轻大中城市的就业压力。缩小工农与城乡差距。为农民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为农民增加收入创造新途径。

多元化经营,拓宽收入来源。在生物质能源原料基地,我们将大力发展森林经济,重点是森林花卉,森林水果,林药,森林脂肪,森林蜜蜂,森林鸟类和森林蘑菇,短期增长和三个 - 维度管理,可以增加真菌。农药和副产品如药材和废物可以转化为生物质能,形成循环经济。同时,积极发展旅游,休闲,体验,健身等“农家乐”,“森林家庭”,休闲农业等乡村旅游,构建集农业,二,三产业于一体的现代产业体系。贫困地区的农业效率。农民收入与农村繁荣。

加强国际合作。抓住福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大开放,与有关国家合作开发生物质能材料,市场,技术和资金的有利时机。积极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泰国等生物质能源原料丰富的国家合作,建立海外种植基地,获得稳定,廉价的原料。加强与欧盟,美国,巴西等国家的合作,发展研发,突破关键技术,提高生物质能转换效率。积极争取国际社会对生物质能源开发的财政支持。目前,该国有一些项目支持生物质能源部门,如欧盟,美国能源基金和世界银行。云南,贵州和四川省的生物柴油项目得到了发达国家的技术和资金支持,他们的经验值得福建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