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销网络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经销网络 > 正文

克隆肉将上餐桌,你敢吃吗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10-07浏览次数:1233

早在克隆技术的关键原则在科学家发现DNA分子结构之前,科学小说中就有一个“克隆人”的桥梁,当时作家们对克隆技术充满了想象力。然而,随着克隆技术的进步,人类并没有增加对这种技术的喜爱,反而他们抵制了情绪。但这并没有阻止克隆技术的进步。

近日,有媒体报道,盈科博雅基因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雅公司)与天津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使全球最大的“克隆工厂”落户当地区域。

报告提到,克隆厂第一期投资达到2亿元,总投资30亿元,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动物克隆实验室装配线,最高标准的克隆动物中心,生物多样性基因资源库和科学和教育展示中心。该工厂的项目包括克隆高质量的工具犬,宠物狗,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优质肉牛,顶级赛马和其他动物,加速克隆技术在现代畜牧业中的应用和提供特殊疾病模型动物。

伴随着热切期待的是围绕克隆技术的争议,这种争论从未停止过。早在2005年3月8日,第59届联合国大会通过投票通过了联合国大会法律委员会通过的《联合国关于人类克隆宣言》,呼吁成员国禁止一切形式的人类克隆,包括研究胚胎干细胞的治疗性克隆。宣言的主体是洪都拉斯提交的一项法案,要求联合国所有成员国禁止任何形式的人类克隆,“只要它违反人的尊严并保护人的生命原则”,并要求所有国家全部采取必要措施。生命科学的应用充分保护了人类的生命。

尽管《宣言》以84票通过,但包括中国在内的34个国家和地区投了反对票。他们认为应该区分克隆人和治疗性克隆的生殖性克隆,即克隆人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如果禁止治疗性克隆,全世界约有1亿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癌症,糖尿病和脊髓疾病的人将失去治愈的希望。

现在已经过去了10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克隆工厂将在2016年初投入使用,并且仍然存在疑虑。

问题1:为什么选择奶牛?

对于公众来说,“基因改造”的概念刚刚被理解,现在选择“克隆肉”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那么,克隆和遗传修饰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克隆牛肉和普通牛肉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是人造肉吗?

北京大学博雅控股集团董事长徐晓彤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克隆技术与基因改造完全不同。后者将人工分离和修饰的基因引入生物体的基因组中,导致生物体性状的遗传修饰。前者是由有机体无性繁殖和由无性繁殖形成的具有相同基因型的体细胞组成的群体。

至于克隆肉的安全性,早在2001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就开始研究克隆动物的安全性,并对全世界的克隆动物进行了数百次实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其报告中称,克隆牛,猪和山羊的肉和奶“在我们定期食用时是安全的”。从营养学的角度来看,维生素,矿物质,蛋白质,氨基酸,脂肪等等。传统的繁殖方式也没有什么不同,它们的肉类与今天吃的肉类没有什么不同。

“目前,英国已经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达成了类似的结论,认为克隆肉是安全的,日本已经引入类似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法规,允许克隆牛肉在市场上销售而无需粘贴克隆肉标签,”徐小玉

在众多可供人类食用的肉类中,Boyaa选择牛进行克隆。 “由于中国的牛肉质量相对落后,需求在增加。因此,通过克隆技术,我们可以快速建立优质的种猪群,提高中国牛肉的质量。“徐晓彤认为。因此,Boyaa选择了当今世界上最优质的肉牛和牛,以及韩国人崇拜的韩国牛,并将它们克隆为繁殖牛。克隆的小牛仍然被用作繁殖母牛,其第二代在市场上作为肉牛出售。

问题2:100万头牛胚胎=100万头牛?

在Boya向媒体提供的信息中,克隆工厂将在第一阶段每年生产100,000个优质牛胚胎,第二阶段将增加到100万个优质牛胚胎。对于销售,徐晓彤并不担心,因为在他看来,在国内市场的巨大差距中,克隆厂的产量只是肉牛寻求量的千分之几。

全国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曹炳海认为,中国牛肉市场存在差距。 “过去,中国的轻型肉牛数量接近1亿。现在数量已经减少,包括肉牛,奶牛,繁殖牛等。增加了约8500万头,其中约有6500万头肉牛。在显微镜下,中国的奶牛数量减少了;从宏观角度看,农村养牛户已经到大城市工作,导致农村养牛产量下降。曹炳海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但即便如此,克隆牛商业化的市场前景令人担忧,因为中国市场并不需要它。”

为了应对种牛市场的需求,只有少数养牛场采用了超排卵技术。这是指在奶牛的发情周期中以一定剂量和程序注射外源激素或活性物质,以使卵巢生长成熟并排出比天然状态更多的卵。 “我们选择优质的繁殖奶牛,利用超排卵技术一次排出多个鸡蛋,然后与优质公牛精子配对,形成受精卵,这些卵子被洗掉,即胚胎。然后我们选择那些高质量的胚胎。将它放入其他奶牛的子宫中,即通过生下怀孕的孩子或代孕产品,可以生产出更多优质的种牛。“曹炳海解释道。

经过260天到290天的“怀孕”,每个“代孕”牛都会产生一头小牛。 “如果我们遵循自然繁殖的方式,我们只能通过高质量的繁殖牛获得小牛,通过这项技术每年可以获得70或80个高质量的牛犊。”曹炳海说。这足以满足中国养牛业的需求。

在曹炳海看来,超放电技术在中国已相当成熟。一些高品质的胚胎缺乏市场和代孕奶牛。由于奶牛只能用于繁殖小牛,而不能用于屠宰肉类或成为奶牛,因此农业是耗时且劳动密集的。 “目前,中国大型农场约有5000头奶牛,略多于2000头,但这个规模的农场不超过20个。”曹炳海说。与人类生育能力相似,每次分娩后需要照顾奶牛,清洁子宫,并需要有人照顾小腿,因此2000头奶牛的农场工作量很大。

因此,曹炳海认为,每年生产100万头优质牛并不困难,但是通过100万“替代”奶牛并在一年内成为100万头小牛是不现实的。

问题3:牛和韩国牛肉比当地牛更好吗?

如果你不谈数量,但比较牛的品种,“外国牛更美味”是真的吗?

黄牛是在中国出生和饲养的常见牛品种。自古以来,他们一直负责耕地的繁重劳动和拉车,并为人类提供肉类和皮革。目前,我国有67个品种,代表品种有秦川牛,南阳牛,鲁西黄牛,津南牛和延边牛。日本牛肉是日本人的“客人”。细致的喂养也使牛肉多汁细腻,肌肉脂肪中的脂肪含量很低,味道独特。韩国牛与中国延边黄牛同源。日本具有相同的地位,在韩国人中非常受欢迎。

作为肉牛专家,曹炳海还对何牛和韩牛进行了专业研究。 “Han Niu和He Niu曾经被用作农业牛。如果雪花肉被判断为好或坏,那么中国六七十种当地品种的牛将产生雪花牛肉。”

更重要的是,与异国情调的肉牛品种相比,本地出生的黄牛在饲养过程中易于管理,抗粗饲料,肉质更好。适合各地农民。 “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开发当地的鸡,鸭,牛等。这是中国物种的活力和市场的需求。”曹炳海认为。在美国,市场上超过80%的奶牛来自散户投资者而非大型农场。

“在过去两年中,中国农业部已出台政策,加大对黄牛养护和养殖的支持力度。在过去的几天里,两个当地的养牛资源得到了新的认证。这是一个新的认识变化牛犊的注意力,风向标,“曹炳海说。

问题4:克隆其他动物是否有价值?

虽然克隆动物的行为本身受到道德质疑,但为了再次养宠物,有些人选择克隆。早在2001年12月22日,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家生物实验室就生产出了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猫,这使得它渴望看到宠物总是陪伴着它们的主人看到希望。但是,有些人放弃了克隆业务。

美国生物技术公司Roh Hawthorne创立了这家生物技术公司并克隆了世界上第一只宠物狗,多年后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说,他将放弃克隆业务。他的理由是克隆宠物的成本很高,更重要的是,每次成功克隆宠物时,将使用大约80只其他狗,这将对它们造成伤害。

对于需要依靠纯血的动物,克隆,同时确保其血统,带来了额外的问题。为响应克隆工厂将克隆顶级赛马的项目,国家马业媒体中心最近发布了一份文件,声称国际赛马非常注重血统和DNA登记。根据程序,每匹马应该建立一个完整的血统。符合国际管理风格,在中国的纯血马登记管理规则中,使用人工授精或胚胎移植等非自然交配生产的幼儿不符合登记资格。此外,根据目前的国际赛马规则,任何形式的人工辅助马都不允许参加,包括克隆马。

此外,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赛马,遗传只是其成功的先天条件。它不能取代后来的科学训练和与骑师的合作。

至于将模型动物应用于实验的动物,它是通过克隆获得的,这似乎是“克隆技术的实施方案更有价值和要求”。广西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动物遗传育种学教授施德顺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在研究过程中,实验动物的个体差异可能影响实验结果的准确性和可靠性。因此,如果实验动物能够在育种期间确保每只实验动物的遗传同质性,则可以避免这些问题。 “从理论上讲,克隆动物的遗传背景是相同的,这更有利于比较实验。”施德顺说。

另一方面,转基因实验动物模型的体细胞克隆可以大大简化转基因动物的生产。例如,如果想获得转基因动物模型,可以避免生产成本高,周期长,效率低的胚胎细胞,但通过克隆技术,让体细胞在体外环境中完成各种基因修饰,阳性细胞筛选。然后将其用于核转移。

问题5:克隆野生动物可以维持生物多样性吗?

在克隆工厂开展的许多任务中,拯救一只已灭绝的动物或濒临灭绝的动物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克隆这些动物的先决条件是获得它们的DNA。对于仍然存活的濒临灭绝的动物来说,这并不困难,但灭绝动物非常困难。

例如,已经发现猛犸象遗骸中含有保存完好的骨髓或体内的一些血液已经以液体形式保存,但从中提取的DNA可能已经过半衰期,一半或大部分降解,不能用于克隆。

对于濒临灭绝的动物,中国科学院畜牧业教授,生物多样性保护专家王松认为,这对保护没有多大意义。 “所谓的生物群落和动物和植物的濒危物种都是野生物种,人工繁殖和野生物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他告诉《中国科学报》生物多样性保护包括三个层次的内容,物种多样性,生态系统多样性和遗传多样性。即使克隆能够保护物种,保持其进化潜力,也必须支持一个群体,无性繁殖不能创造一个特征丰富的群体,也就是说,它无法实现遗传多样性。更重要的是,保护野生动物的最基本方法是保持其栖息地,从而确保生态系统的多样性。

一些移民甚至担心推广克隆技术会降低人们对珍稀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重要性的认识。一旦稀有动物的数量开始人为增加,市场需求也将受到推动。

2015年9月15日,这是北京农学院实验基地的克隆牛“牛牛”和第二代“转基因”。

2014年6月22日,世界上第一只成年体细胞克隆山羊“阳阳”,它对中国体细胞克隆技术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戴着花环,并在西北部的克隆动物基地庆祝了它的14岁生日。陕西杨凌A&F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