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关怀

您所在位置:首页 > 领导关怀 > 正文

中国首仿药的短板在哪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11-01浏览次数:856

我们选择了近20家在中国上市的知名重量级重量级产品,这些重量级产品在各自领域处于年销售额的前列,其中大部分已在中国上市超过10年。根据中康信息的数据,我们比较了2013年原始外商投资企业和国内一流企业原有品种的中国市场份额,希望能够观察到第一批仿制药的竞争格局和相应的企业。

许多人的统计结果可能是意料之外的:在大多数情况下,除了个别治疗领域之外,第一次模仿的成功模仿并没有给企业带来想象的成功。

肿瘤药物是国内仿制药公司的主要战场。无论是抢夺恒瑞,豪森,还是齐鲁药业的首批仿制品都是快速追踪,其市场份额并不比拥有原装产品的外资制药公司差。

除了列出的品种外,其他局部抗肿瘤药物如吉西他滨和伊立替康也具有市场优势。另外,国内首先模仿一些胃溃疡的药物也处于主导地位,欧西康,罗欣的市场表现也非常好,虽然不一定是第一次模仿。

但是,除了其他主要领域,包括高血压,高脂血症,抗血栓,糖尿病,抗抑郁症,哮喘等,在原有仿制和原研究的同一领域,国内首家仿制公司的表现很难令人满意。许多长期过时的原始专利品种往往占据50%至60%和70%至80%的市场份额。

是什么原因?中国第一种仿制药的缺点是什么?

我们从产品质量和营销两个方面探讨了中国仿制品市场表现不佳的原因。

产品质量:中国仿制药组不均匀

制药公司的研发和生产过程的两个方面决定了产品的质量。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仿制药整合评价尚未在大范围内进行,但从直观经验来看,中国公司的仿制药不如原药,并且业内基本达成共识。

在市场受众方面,临床医生有更多发言权。不久前,媒体对国内仿制药的质量进行了调查。结论是,近90%的临床医生认为原药的质量良好,这一结论也得到了证实。

但需要指出的是,与美国不到200家制药公司相比,中国有4,000多家制药公司,其中大部分可能是规模大,技术落后的区域性企业。尽管如此,他们仍然拥有合法的通用生产和销售资格。总的来说,这些“小分散”的公司在中国市场仍然占据相当大的规模 - 特别是在中端市场。国内仿制药质量不佳的印象可能归因于这一群体。

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齐鲁,恒瑞,扬子江,石窑,海正,华海等一批优秀企业正越来越多地通过欧美发达国家的GMP认证,临床专家。它也对其产品有很高的认可度。至少对于这些优秀制药公司的模仿,我们可以报告更多信心。

总的来说,在产品质量方面,中国仿制药显示出差异化的分布:一些优秀企业的产品应该与原始研究药物相媲美,但大多数产品相差甚远。

我的直觉也是如此。我听说中国血液病临床专家对EPO的质量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我还在一家零售药店购买了一种国产的对乙酰氨基酚品牌。制剂的粉末可以粘附到铝板上。当然,没有必要提及它。

营销:商业意义上的缺点,资源分配和消费环境

仔细分析中国第一种仿制药的营销,公司之间的差距可能更大。

许多首批仿制公司将产品竞争归因于标准条目等政策因素。的确,外国政府的政务公关,包括招投标,医疗保险,基础医学等诸多方面,投资力度一直很大。此外,相关协会游说政府高级官员以“一个产品和两个法规”的名义压制国内仿制品的竞争。许多新上市的第一仿制品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这种访问门槛的限制。例如,2013年首次上市的国产伊马替尼只能在数量有限的省份销售。

但这些问题并非无法解决。如今,大多数省份的招标投标制度也已建立。 Dashatinini是正大天晴的第一个模仿,正在进入山东和湖北市场。至于医疗保险准入,仿制药应具有价格优势,更不用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省份开始就主要的医疗保险类型进行单独谈判。因此,政府事务并非绝对受阻。只有企业才有足够的意识,投入人力和精力进行经营。

营销资源的分配确实是中国企业的缺点。业内大多数人都知道外国公司在产品营销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而产品数量很少。相反,国内企业投入不足,产品数量往往超过外国企业。平均而言,它可能属于个别产品的营销和推广资源,包括人力,访问频率,会议费用等,自然差距更大。

以人力资源为例,即使专利产品即将到期,外国公司也经常在多人区域内经营产品。相反,国内企业由一个人经营多种产品是正常的。一些营销权力对企业不利。即使他们抓住了第一次模仿,也很难在市场薄弱的地区开展业务,而且往往直接向代理商投放。

外国公司经常运营多年,他们经常熟悉专家网络或学术支持。这些累积的优势不会随着专利的到期而消失。它还有一些支持部门,如营销部门和医疗部门,相互合作。就类似品种市场的影响而言,国内首批仿品种难以匹敌。

客观地说,国内大多数企业在营销团队的管理上都是相当独特的。销售代表的热情甚至个人实力也不逊色于外国公司,但同一品种的积极对抗,面对海,陆,空的另一面的共同合作,个人实力仍然优秀难以抗拒。

国内企业首次模仿之后,卖点往往是一招:我的产品质量不逊于原研,但价格要低得多。无论质量能否真正达到原始研究水平,这样的卖点在国内医疗消费环境中确实没有吸引力。

在美国市场,支付方以PBM和保险公司为主体进行理性决策,成本效益往往是其关注的焦点。在中国市场,医生是药物消费决策的支柱,而功效是核心吸引力,而且价格敏感度要弱得多。如果第一种仿制药只能制作一张价格优势大的牌,对真正的消费者决策者的吸引力非常有限。

总之,原有的研究产品在相关的治疗领域和强大的营销资源配置,使他们在第一个仿品种中具有天然优势;而国内首个仿制品种在学术证据领域,如缺乏优质仿制药的独特价格优势在中国的消费环境中也不明显。如果质量跟不上,整体失败毫无悬念。这种下降在心血管产品的经典老药中尤为明显,包括他汀类,沙坦和视野。

成功的第一个仿制药在哪里获胜?

与其他领域相比,当地仿制药公司在抗肿瘤市场的成功尤为辉煌,这种成功并非偶然。

在当地肿瘤医学领域的成功企业中,恒瑞,齐鲁和豪森是其代表。其产品的实力和生产工艺的发展早已得到国内外的认可。他们的产品质量无可挑剔,可以完全与原始研究相媲美。

与此同时,这些企业在肿瘤医学领域的分布并未一天成功。专家网络,临床教育,渠道等建设已十分完善。营销人员的专业性也很强,他们有丰富的产品组合。新的第一仿制品可在进入后立即释放。因此,这些企业在肿瘤药物领域的成功不仅仅是依靠个体品种的领先上市和价格优势,而是企业整体运作体系的成功。

Osaikang和其他公司在溃疡医学领域的成功是相似的。但此外,阿斯利康,武田和卫生材料是这一领域世界三大公认的国王中的两个,是日资企业。该集团尚未在中国市场积累,缺乏整体优势和弱势竞争力,而阿斯利康的品种优势依然明显。

此外,抗癌药物的成功也有一些特殊性。心血管,糖尿病和其他产品是慢性病,因此销售终端非常广泛。外资企业整个团队营销运作的优势明显。

相比之下,抗癌药物的销售更集中在非常有限的终端,例如高端三级医院,这些医院严重依赖个体营销人员的力量。许多成功的抗癌药物营销团队都是在该领域工作多年的营销精英,他们的个人能力并不逊色于许多外国企业,这使他们的生意更像是水中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