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概况 > 正文

17亿!国资委领投生物产业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08-30浏览次数:1489

简介:2016年11月29日,Cinda Bio成立仅5年,专注于开发和生产新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宣布成功完成2.6亿美元(17亿人民币)的D轮融资,这是今年在中国和世界。顶级生物制药行业的非IPO一流融资,或引起国内外投资机构对中国生物医药市场的关注,加速了国内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创造了更多的“北大奇迹”。 “

2016年11月29日,专门从事新型单克隆抗体药物开发和生产的信达生物宣布成功完成了2.6亿美元(17亿人民币)的D轮融资。

其中,小编感到震惊的是,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背景下,主要投资者实际上是国投创新管理的先进制造业投资基金,新投资的中国人寿保险基金,立诚资产,平安保险,泰康保险集团等。仁联资本,淡马锡,高淳资本等原投资方共同完成投资。

5年完成4轮融资

据报道,Cinda Bio成立于2011年8月,由Yu Dechao博士创立,他发明了两种国内生产的创新生物制药(Compaq Xipu和Ankerui)。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完成融资近5亿美元(超过30亿元人民币)。

2011年10月,信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月,完成了500万美元的融资,主要投资者是富达投资集团。

2012年6月,本行完成了由礼来亚洲风险投资公司牵头的3000万美元融资;

2015年1月,它完成了由联想投资和淡马锡领导的C轮融资1.15亿美元(6.1亿元人民币);

2016年11月,D-round融资完成2.6亿美元(17亿元人民币),由国投创新引领。

为什么它受到中外资本的青睐?

总部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独墅湖的BioBAY的Cinda Bio已建成93,000平方米的生产设施,仅用了5年时间就通过了FDA和EU认证。涵盖12种新抗体产品的产品链涵盖肿瘤,自身免疫疾病,眼底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的治疗领域。

众所周知,利妥昔单抗,西咪和抗生物素蛋白是国际知名的“重症抗癌药”。然而,其昂贵的治疗费用对普通中国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痛苦。

Yu Dechao创立的公司,旨在“开发中国人民能够承受的抗癌药物”,今年取得了超级里程碑式的进展。利妥昔单抗(Merocal)生物仿制药IBI301,Adamu IBI305,一种IBI303和贝伐单抗(Avastin)的生物仿制药,今年已进入III期临床试验阶段。此外,PD-1抗体IBI308也是今年。经CFDA批准并进入临床研究。

新药研发公司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与公司的团队领导力和先进技术密不可分;另一方面,它与外部资金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我记得去年,Cinda Bio两次(2015年3月和10月)与Eli Lilly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六种创新药物的里程碑付款总额超过33亿美元,其中包括5600万美元的首付款。

在这里,我也希望IBI301,一种用于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和关节炎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将很快推出,取代昂贵的进口药物“Merrohua”;为了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IBI303,一种针对17种自身免疫相关疾病如银屑病关节炎和炎症性肠病的单克隆抗体药物,早期被引入以取代昂贵的进口药物“修美乐”;它可用于治疗抗非小细胞肺癌的抗VEGF单克隆抗体。注射IBI305尽快推出,取代昂贵的进口药物“Aventin”。

创新药物研发,或将创造N“北大奇迹”

今年10月,经历了“磨牙医学十年”(Kemena)的北大药业最终获得了A股代码。作为A股新药的第一家公司,北大制药迎来了疯狂的资本拥抱。首次公开募股后,它获得了13个字和每日限额。

据我所知,信达生物的融资金额是2016年中国和全球生物制药行业非首次公开募股的顶级融资。信达希望利用这笔融资进行新药研发,扩大生产能力和工业化。基地以高标准运作。

中国创新生物制药发展的里程碑

从研发到新药,新药需要至少10亿美元10年,简称“双十”,这是业界的共识。一般来说,抗癌药物的开发,发展周期大多在10 - 15年之间;其中临床试验需要做四个阶段,需要3 - 5年。尽管这是耗时且劳动密集的,但它并不能阻止中国患者要求新药,也不能阻止制药业的先知“创新”他们的欲望,这可能会加速“普及”的过程。结束“高价”生物制药。使更多普通患者受益。

为了成功完成这项融资,信达生物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于德超博士说:“我们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发展得非常快。在投资者和政府的支持下,我们一起努力,真诚。合作方面,公司在新药研发,产业化基地建设,国际合作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并成功完成了各项目标。“

资本的推动可以再次引起国内外投资机构对中国生物医药市场的关注,加快国内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创造更多的“北大奇迹”。然而,在余德超博士的视野中,信达不仅可以成为“北大奇迹”,而且应该努力成为中国医药行业的“华为”。他最初的意图不是研究新药以收集“资本”;但希望利用资金为人们创造更多的治疗产品。

原标题:17亿!国资委领导了投资!信达太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