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概况 > 正文

2014年制药巨头的新药研发眼光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09-01浏览次数:1209

根据汤森路透每年收集的药品交易数量,可以看出2014年全球共有2,279笔交易。虽然与2013年的2,634笔交易略有下降,但今年反映的趋势更为明显。在本季度产品的大宗交易中,我们可以看到2014年的药品交易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抗肿瘤药物的数量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特别是肿瘤免疫治疗的大宗交易;大中型药品公司业务部门之间的“变化”游戏已成为2014年与过去不同的最大特色。

肿瘤免疫治疗已成为热门话题

2014年第一次肿瘤免疫治疗交易发生在2月3日,由比利时生物制药公司Ablynx赞助,该公司利用Ablynx的多特异性纳米抗体技术合作开发癌症免疫治疗。药物。

根据协议,两家公司将开发几种针对免疫检查点调节蛋白的纳米抗体候选药物。 Ablynx在第一阶段获得了2700万美元,并在前三年的合作中获得了总计1,45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此外,默克将支付Ablynx里程和销售佣金(特许经营费)。预计这项合作涉及的总金额将高达23亿美元。

接下来是世界第二大家族制药公司施维雅,该公司在癌症领域展示了雄心壮志,总研发投入高达8.5亿美元。

与Schweitzer合作的制药公司Cellectis是1999年成立的制药行业新兴公司,2014年收获丰收。除了开发癌症异种CART细胞免疫疗法的1000万美元,UCART19,一个创新用于白血病和淋巴瘤的药物,与Schweitzer,Cellectis今年6月也以不同方式与辉瑞公司展开研发合作,但同样,所有这些都针对T细胞癌免疫疗法。辉瑞还花了很多钱,为这次合作支付了8000万美元的预付款。

辉瑞还于2014年底与默克公司签署了一项价值28亿美元的研发协议,这将使辉瑞有资格分享目前由默克公司开发的一种流行的癌症免疫治疗药物MSBC,以及其他可能来自该药物的药物。

Bristol-Myers Squibb和AstraZeneca也在与不同公司的癌症治疗和研发合作上投入了大量资金。

与Bristol-Myers Squibb合作的公司之一是美国生物技术公司Five Prime Therapeutics,该公司将开发基于Five Prime Therapeutics的专有目标发现平台的两种癌症免疫治疗药物。 Bristol-Myers Squibb将向Five Prime Therapeutics支付2000万美元的首付款,以及高达95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此外,Bristol-Myers Squibb将支付约2100万美元,其中30%的溢价购买Five Prime Therapeutics可交易股票的4.9%。 Bristol-Myers Squibb将获得开发和销售目标药物的独家和全球权利。

另一家与Bristol-Myers Squibb开展研发合作的公司是CytomX Therapeutics。根据最初的研究合作和许可协议,Bristol-Myers Squibb和CytomX将使用后者的Probody平台开发各种免疫肿瘤靶向疗法。潜在价值将达到12亿美元。

阿斯利康与英国生物技术公司Immunocore之间的研发合作协议也针对癌症治疗药物。事实上,Immunocore正在开发一种名为“ImmTACs”的药物,该药物于2013年与GSK合作。其作用机制是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发现和杀死患病细胞。

此外,阿斯利康还与日本康科德发酵公司合作,探索其皮肤肿瘤治疗药物Tremelimumab,非小细胞肺癌治疗药物durvalumab和Concord发酵公司mogamulizumab的组合。

剥离非核心业务

长期必须分为长期,而在2014年,医药行业也上演了一场剥离非核心业务的大戏。

第一个消息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 2007年,两家公司组成了全球糖尿病联盟。 2014年,这两家跨国制药公司经过七年的合作后分手了。

2月3日,阿斯利康宣布已成功完成收购全球糖尿病联盟所有Bristol-Myers Squibb股份。阿斯利康已经支付了21亿美元,并同意支付14亿英里的里程和各种版税。

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说,阿斯利康和百时美施贵宝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非核心业务剥离。一方面,百时美施贵宝正在重新定位为一种中型特殊医学生物。另一方面,制药公司阿斯利康需要进一步丰富产品线,以支持全球乃至中国市场的发展。然而,这次合并确实为随后的剥离剧带来了前奏。

4月,在与潜在买家进行了几轮谈判之后,诺华公司最终以52.5亿美元的价格向葛兰素史克公司完成疫苗业务,同时还将斥资145亿美元收购葛兰素史克公司的肿瘤业务。与此同时,诺华将支付15亿美元用于COMBI-d项目的里程碑。此外,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和诺华(Novartis)将联手组建新的消费者健康业务合资企业。其中,新公司的董事会将由葛兰素史克和诺华公司共同拥有,而葛兰素史克公司将获得63.5%的多数控股权。

接下来是默克。这家美国公司在2014年出售了两家公司,其中一家以142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消费者医疗保健业务出售给拜耳;另一个是其眼科学的一部分,价值6亿美元。该业务被出售给日本的神田制药公司。

默克是这轮资产剥离的最早发射器。早在2013年,默克就制定了一项专注于高增长领域的发展战略,并逐步剥离非核心业务。 2014年1月,正在研究和销售消费者保健项目。默克东方消费者护理业务部门拥有处方药,如抗过敏药物,敏感药物如MiraLAX,以及足部护理,防晒霜和其他产品。估计其潜在价值约为100亿至120亿美元。

一开始,业界的消息是默克正在与诺华公司进行并购谈判,然后,李杰士,引用,拜耳和赛诺菲也来了。最终,拜耳以142亿美元完成了收购。

默克公司将部分眼科业务出售给日本神田药业,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剥离该业务。 2013年,它已将其美国眼科护理业务出售给Akorn Pharmaceuticals。这次它被出售给日本的沉田制药,这是梅赛德斯 - 奔驰在日本,欧洲和亚太地区销售的八种产品,还有另一种正在开发中的产品。为此,神田药业将支付6亿美元的预付款。

事实上,在2014年发生的2,279种交易中,还有另一类由于大量资金而引起关注,即孤儿药的研发合作。

更具代表性的是New Base Pharmaceuticals与爱尔兰生物技术公司Nogra之间的26亿美元研发合作。在支付7.1亿美元预付款后,辛集将二期临床克罗恩病口服反义药物Mongersen(GED-0301)送入胶囊。业内人士认为,这个新基地的新赌博将使其成为行业中最大的赢家或成为最大的输家。

然而,辛集认为,该药物在II期临床试验中的惊人功效将彻底改变克罗恩病的临床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