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概况 > 正文

基因检测机构竞争趋白热化 病理人才缺口亟需弥补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09-19浏览次数:1205

近日,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2017年度上海市信息化发展专项资金(大数据发展)项目申报工作的通知》,基因测序,精准医学,大数据疾病预防可以在上海获得500万补贴。对于市政府批准的重大项目,支持率和数量可能不受上述支持标准的限制。

此前,对于基因检测和精准医学,该州已经出台了一系列令人鼓舞的支持政策。在这种背景下和未来的需求增长中,资本也开始流行起来。 Jun医学与医学研究中心高级顾问薛元生表示,从2005年到2013年,中国的基因测序行业在2014年至2016年间已经赢得了20项投资和融资。今年3月,行业投资和融资数量飙升至28.

然而,在薛元生看来,截至目前,中国已有150多家公司和机构从事基因测序相关业务,竞争日趋激烈。与此同时,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分子诊断系主任邵建勇教授也在第一线从事基因检测,并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目前高度接受的精准医疗有点过热,缺乏核心知识产权。技术产品导致目前基因检测的高成本;中华医学会病理科主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卜洪教授指出,随着精准医学的发展,病理科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前所未有的人才缺乏。

资本有利于基因检测

2015年1月,美国提出了“精确医疗计划”。

随后,2015年3月,科技部召开了第一届全国精准医学战略专家会议,并提出了中国精准医疗计划。根据计划,到2030年,中国将投入600亿元精准医药。

作为精准医学的基础,基因检测也将得到政策层面的有力支持。 2015年6月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实施新兴产业重大工程包的通知》,提到了开发基因检测等新医疗技术的重要性,并将在三年内建立30个基因检测技术应用示范中心,以快速推进临床应用基因检测。基因检测仪器试剂的本地化。

事实上,基因测序已成为生命科学研究中的一种常用技术,并逐渐被应用于人类健康领域,深刻地改变了现有的临床诊断,药物开发和医学健康模式,甚至人们的社会生活方式。

阿斯利康中国癌症事业部副总裁梁毅表示,基因检测为肿瘤患者提供了明确的目标,这将减少药物开发投资,大大提高药物开发效率。 “根据以前已知的目标选择和配置化合物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否则,盲目进行研发将带来很多浪费。“

根据[9x9A8B]的发布,全球基因检测市场逐年增长。 2007年,全球基因检测市场为7.9亿美元。 2014年,市场规模为54.5亿美元。全球基因检测市场预计将在2018年。它将超过110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将为21.1%。

在过去两年中,越来越多的企业受到资本的青睐。 2016年,Haipuluos,Ai Gene,Tianzhu Gene,Heyi Gene和Shunyuan Gene先后获得了大量融资。

然而,在薛元生看来,截至目前,中国已有150多家从事基因测序相关业务的公司和机构,竞争趋于激烈。其中,约10%的公司开展检测设备业务,30%的公司提供样品加工试剂和消耗品,提供第三方基因检测服务的公司约占该行业主力的70%。

邵建勇教授分析认为,缺乏核心知识产权技术产品导致目前的基因检测成本太高,不足以使患者受益。此外,目前的基因检测市场部分过热,这反映在科研工作的进步上。 “在临床应用的标准化中,需要在商业公司和临床应用单位之间找到平衡点。”

不仅缺少人才吗?

基因测试产品的成熟度取决于基因组数据,基因组数据的构建需要足够的样本量。因此,如何获取大样本遗传数据在未来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是每个基因检测服务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由于普通消费者或患者(C侧)的基因测序等新技术的普及和接受度普遍较低,因此直接患者模型暂时不可行。在这个阶段,基因检测服务需要与医院/医疗机构/医生合作,专业机构或医生建议消费者进行相应的检测。

薛元生指出,基因检测产品的应用成熟度取决于基因组数据挖掘解释的准确性,而数据挖掘解释的能力主要受基于准确疾病分类的基因组数据缺乏的限制。根据Ebiotrade的调查,69%的受访者认为数据的分析和解释是影响基因检测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

这些解释的另一个基础是病理学的发展。从事乳腺病理学和分子病理学诊断和研究的卜洪教授也指出,许多病理工作将直接影响(肿瘤)的准确诊断和治疗。

同时,卜洪教授指出,近年来病理学的迅速发展进一步加剧了病理学家的短缺,面临着巨大的人才缺口。据报道,该国每100张床只有0.52名病理学家。 12个省份不到全国最低要求的一半。在中国,病理学家的数量仅为1,025万,与该国总人口的比例为1:136,000;在美国,这个数字是1到11,000。

结果是病理学家的工作量长时间过载。以三级医院为例,三大医院每年的平均年度样本量都在增加,这意味着每个病理学家的平均工作量超过3,500个样本,准确性几乎无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