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概况 > 正文

中国生物制药史上最大交易推手:高瓴的创新药产业投资逻辑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09-20浏览次数:589

大致上,交易总额将高达近14亿美元(约合95亿元人民币)。据了解,这也是国内制药企业对外合作的最高价格。

百济神舟被誉为中国创新药物研发企业的典范,是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美国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院长王晓东博士,前Bioduro创始人公司,欧雷强(John Oyler),于2011年共同创立。百济神舟专注于分子靶向和免疫抗癌药物的研发。这是该国第一个值得新药开发公司原创研发的人。

作为长期投资者,高淳资本表示,百济神舟与辛集的合作是中国制药企业国际合作史上的开创性工作,也是中国新制药企业进入世界级制药行业的重要里程碑。在新吉的支持下,百济神舟的PD-1单克隆抗体将在美国全速开展大规模临床试验。收购辛集药业的中国业务意味着百济拥有世界一流的新药研发能力,以及成熟的商业肿瘤产品线。白蛋白紫杉醇和来那度胺是中国世界一流的抗肿瘤药物。还有巨大的潜力和增长空间,这是百济神舟的巨大升级和转型。

“中国的好资本”反对当前的趋势

“要么不做,要做到最好,”创始人王晓东博士说。

然而,对于许多人来说,就在三年前,这一切都是绝对遥不可及的。

2016年初,百济神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首家进入美国首次公开募股的中国公司。在该公司上市前不久,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从近3,600点跌至近2,700点,仅超过30天,跌幅超过1/5。纽约的冬天非常寒冷,生物科技股的市场更冷。

在崛起的投资者中,高淳资本特别引人注目。

这个被称为“中国的好资本”的投资机构,自成立以来,一直参与并支持百济神舟公司的每一轮融资。它是百济神舟在中国唯一的全职投资者。从2014年的A轮到2015年的B轮,从2016年纳斯达克上市到上市后的私募,高伟是百济中国每轮股权融资的主要投资者。

在许多身份不明的外人看来,高松对百济神舟的投资值得赌博。当时,百济中国只有一种药物进入I期临床试验阶段,现在辉煌的两种核心产品仍处于临床前阶段。王晓东曾承认,在业务开始时,“四五个研发项目都以失败告终,而公司最困难的时期只有一万元。”

由于缺乏临床数据,该公司正处于从许可模式(许可证)过渡到自主研发模式,潜力很大,而且嘴巴也不值一提。当时,超过90%的中国制药公司主要生产仿制药,几乎每个人都不相信中国制药公司具有优秀的研发能力。

鉴于百济神舟优秀创始团队的声誉,一些投资者也脱颖而出,但当他们了解新药开发的风险和公司面临的诸多不确定因素时,他们都在扭转局面。可以看出,当时创新的制药公司是一个不受欢迎的领域,中国投资者不敢,不理解或不愿意接触。

坚持到最后的高粱,再次被许多人嘲笑是“很多钱”。

而那些可靠的人,做有趣的事情

事实上,高松的投资团队认为王晓东博士和他的科学家是“可靠的”,并且圈内的一些人这样说。

“寻找一群可靠的人一起做有趣的事情,”这是高磊创始人张磊经常说的一句话。无论他是投资还是个人,他都经常强调“成为时间的朋友”,“想大,想长”。

高淳投资了百济神舟,它不仅重视其无与伦比的创始团队,而且还因为百济神舟的企业文化:强烈的好奇心,真诚的诚实和追求“一流”的信念。这种精神与高昂精神的文化核心相吻合。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高淳资本在投资医疗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因为其基因决定了它不寻求短期回报,并且可以看到已经工作了十年或二十年的朋友。据悉,高淳很早就建立了专业的生物医药产业投资团队,专注于引进生物技术,创新药物研发,海外创新药物和医疗服务,探索国内外优秀生物医药企业快速发展。

百济神舟的基础在于坚实的生物学研究。在王晓东院士的领导下,公司建立了强大的生物研究团队。在每种药物的开发过程中,公司追求“同类最佳”,实现产品差异化和优化。例如,虽然中国和美国的几家公司已开发出PD-1单克隆抗体,但百济神舟已设计其PD-1单克隆抗体以完全去除抗体的Fc末端,进一步降低其ADCC(抗体介导的细胞)。毒性作用),CDC(补体介导的细胞毒性)作用,使在肿瘤杀伤中起作用的免疫细胞(T细胞)的功能最大化,使其成为更强的IgG4单克隆抗体。这种独特的设计带来更强的抗肿瘤作用,毒副作用更低,这是新公司选择百济神舟PD-1的核心原因之一。此外,为了追求差异,百济神舟还设计了其PARP抑制剂的化学结构,具有优异的血脑屏障通透性。通过这种方式,PARP抑制剂具有治疗脑肿瘤的独特潜力,与世界上类似的PARP药物相比存在巨大差异。

据报道,为了追求最佳药物,百济神舟在公司设定了很高的筛选门槛,因此根据行业标准放弃了一些实际上优秀的研究项目。

投资百济神舟后,高淳为百济神舟提供了重要的战略支持,对制药行业和市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专业判断,特别是如何在中国和美国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帮助。在商业化战略,注册和审查政策,临床发展路径,国际合作战略和人才招聘方面,高松的团队毫无保留地积累了多年的经验和判断,而不受市场和百济的影响。神舟管理团队分享,讨论并共同努力,帮助百济神舟在所有关键点做出最准确,最恰当的决策。

帮助“非常人”并变得“非常好”

在生命科学领域,创新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创新药物的发展是与死神竞争,也是在与国际同行的竞争中。

百济神舟通过对药物和靶标的生物学特性的深入研究,开发出最佳药物。经过生物优化设计后,其BTK抑制剂BGB-3111比约翰逊的依鲁替尼具有更高的血浆暴露,显示出对血液和淋巴结中药物靶标的完全24小时抑制,显示BGB -3111优于依鲁替尼。在今年6月举行的第14届国际淋巴瘤大会上,百济公布了BGB-3111在WM血液肿瘤中的第一阶段临床资料,反应率(ORR)为90.%,深度反应率(VGPR)达到43% ,远高于依鲁替尼VGPR 16%的历史数据。根据这些优秀的数据,在获得FDA同意的情况下,百济神舟今年早些时候在美国与强生公司的美国血液肿瘤中开展了强制性依鲁替尼的对比试验,这在中国首次创造了历史。企业在头对头优势对比试验中挑战国际重药的先例。

近年来,在美国领先的学术会议ASCO和ASH,百济神舟继续披露其核心药物BTK抑制剂,PD-1单克隆抗体和PARP抑制剂的临床数据,其质量不低于国际大型制药公司。百济神舟还拥有自主研发新药(抗体)和小分子(化学药物)的能力。这在世界上是非常罕见的,即使它是一家美国的创新制药公司。两种能力。百济神舟还具有开发新的血液肿瘤和实体瘤的能力,专门研究新的抗癌药物和免疫疗法。后两者是未来20年全球抗癌药物研发的核心方向。

凭借丰富的传统和扎实的行业研究,除了百吉中国,Hillhouse还投资了一系列信达生物,生物技术和其他君主实际数量优秀的医疗技术公司。去年,生物三期研究的第一封信连续四个月开始在四个月内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因为当时D轮融资2.6亿美元再次创下国内生物制药融资记录;而国王也是真正的生物抗体创新药物企业的人群,其抗体药物开发和注册进展的大部分都在国内遥遥领先,希尔豪斯是唯一的生物一轮机构投资者,自此以来见证了快速增长它的成立。

在2015年初的亚洲金融论坛上,张磊明确表示,他对医疗卫生行业持乐观态度,坚定不移地推动中国医疗行业的创新和发展。他认为,目前中美两国在医疗服务领域的差距仍然很大,中国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和长期发展空间,未来十年中国医疗保健领域也将发生巨大变化。图案。在过去两年中,高淳资本将医疗保健行业作为重要的投资方向。 2015年初,高松向中国介绍了美国最大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梅奥医疗集团,并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汇智医疗,全面介绍和本地化梅奥的先进医疗技术,管理经验和培训服务体系。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受益。

覆盖非常成功,必须有非凡的人。在去年论坛举行的年会上,张磊引用百济神舟的研究成果说,在优秀科学家和企业家的推动下,生物技术的未来创新将超越每个人的想象。创新才刚刚开始,中医的未来前景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