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概况 > 正文

种植生物质能源 破解资源环境瓶颈约束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次数:1898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结构深入调整,以生物质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将成为新能源的战略选择。在最近举行的“植入能源新时代”论坛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李毅中认为,生物质能已经彻底改变了人类获取能源的方式。工业革命,让能源从采矿时代进入耕种时代。

生物质能开启替代空间

“生物质能源现在被认为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在解决全球能源需求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所有能源中,生物质能源可直接促进气候保护。这一角色,特别是在亚太地区,可以得到广泛应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办事处主任白华说,生物质能是唯一可以以气态,液态或固态形式使用的可再生能源。化石燃料能量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也发挥着非常好的作用。

“由于生物质能源是现有化石能源的全系统替代品,各国受到高度重视,已成为全球能源界最重要的研究热点之一。”中国科学院韩博兴表示,生物质燃料技术就是一个例子。生物质合成柴油与目前使用的化石能源柴油相比,燃烧排放具有较少的环境污染,可以减轻雾霾天气的形成,并且可以导致从整个循环中的原料种植到产品使用的零碳排放。友好的产品符合低碳经济和可持续发展时代的要求。

“生物质能是一种重要的新能源,在替代化石能源和控制空气污染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的空气污染形势严峻,要求生物质燃料取代煤炭,减少大气污染物的排放。“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常马忠说,从环境影响和能源替代的角度来看,生物质供热和发电是另类的选择。化石燃料,所有这些都是减排,具有相同的效果。从长远来看,化石能源不可再生,逐渐枯竭,生物质能源的产业前景十分广阔。

“工业文明生活方式决定了我们需要四种能源商品:电力,热力,燃气和燃料。但太阳能,水电和核能提供有限的能源商品。只有生物质能源才能覆盖所有能源商品,并进行新的能源转型。任务。“陈一龙认为,生物质能的发展可以有效地解决当前中国的烟雾问题。生物质原料秸秆,干木等农林废弃物已被农民户外焚烧,生物质能的使用使得秸秆能够用作石油生产和发电的生物质原料,不仅可以为可更换燃料和煤炭带来清洁能源,还可以消除秸秆燃烧造成的环境危害。与此同时,生物质发电企业收购秸秆使农民变废为宝,实现收入增长,而生物质原料储存系统的建立推动了社会就业。

“解决中国资源和环境的两大瓶颈,实现治理和发展的双赢局面,需要认真研究,科学规划,发展可再生可再生能源。”湖南省精细化工研究院院长雷学军表示,与其他可再生清洁能源相比,物质能源具有明显的优势,即它含有碳基,不仅可以用作能源,还可以转化进入新物质参与经济周期;生物质形成过程是碳的生化土壤循环。过程中,该过程消耗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该产品是一种资源丰富的生物质,并且中间过程还可以消化和吸收土壤中的水,重金属离子和其他污染物,从而可以修复大气和土壤。水体的生态效应。

为种植能源开发多种效益

“发展生物质能表明人类将进入种植能源的新时代。只要人类保持亲密,尊重自然的本质,就能获得取之不尽的绿色低碳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陈一龙最近写道,生物质能源的开发将增加中国40亿亩适宜林地的绿化面积,有效应对气候变暖;在社会效益方面,生物质能源产业有可能带动就业1亿人;在效率方面,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太大,影响了国家的能源安全。如果购买进口资源的资金投入农村山区,将为中国的GDP带来超过10万亿的增量。

“利用生物质能源和种植能源来解决中国的一些能源需求,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不仅是环境保护,而且还有许多好处,如增加农业和林业的收入。同时,整个政治和外交方面中国也将有很多潜在的好处。“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说,种植能源的发展符合中国的能源发展战略,应该大力推广。

“种植快速生长,高产的陆生和水生草本植物,将气态二氧化碳从大气转移到生物圈中形成固体有机碳化合物,将'移动碳'转化为'静态碳',并获得大气碳资源。该材料的产量急剧增加,可以在大气中实现负二氧化碳的增长;它开辟了修复生态环境,控制全球变暖,消除烟雾的新途径。“雷学军说,种植速生草,在大气中转化二氧化碳,制备标准碳产品。封存,参与碳交易,转向限量森林碳汇进入无限制的植物碳汇;将虚拟“配额指标”碳排放交易转变为准确计量的实物碳产品交易,大气减碳和控制全球变暖这些硬性措施必将成为全球碳交易市场的主流;利用快速生长的草来制备固体,液体和气体清洁能源产品,以取代化石能源,是消除烟雾的科学方法。

陈一龙认为,种植能源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主战场的核心战役。我相信赢得这场战斗将赢得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动权。积极推进能源培育,将使中国有效摆脱化石经济陷阱,在低碳循环经济模式下坚定走向生态文明社会。

业界对生物质能源前景持乐观态度

陈义龙说,生物质能产业具有产业链长,动力强的特点,可以同时带动第一,二,三产业的发展。它是一个战略性的新兴产业,可以自主创新,推动整体发展。因此,建议国家将生物质能源产业纳入“十三五”重大项目,以支持它。

“中国的生物资源十分丰富,每年产生的农林废弃物12亿吨,其中秸秆7亿吨;牲畜和家禽的有机物排放量为33亿吨。“李益中多年来一直呼吁各方关注生物质。开发利用能源,合理规划和布局技术研发,生产和销售项目。他认为,生物质能源的中长期规划应尽快在国家层面制定,并将在“十三五”规划的第一年迅速启动。

据了解,从世界的角度来看,生物质能在新能源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特别是在欧洲国家,生物质能占新能源的60%以上,远远超过风能和太阳能。生物质能将成为未来能源的主战场。联合国能源机构估计,到2050年,生物质能将占全球能源消耗的50%以上。

近年来,中国积极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在《国家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我们将能源转型作为重中之重,并为风能,太阳能,核能和生物质等可再生能源制定新的发展目标。发展将迎来黄金发展期。作为世界第四大能源,生物质能被一些人认为是最有可能替代化石能源的可再生能源。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认为,生物质能对中国的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虽然国际上对中国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认可度相对较高,但这两个国家在中国的能源发电中所占比例很小。目前,中国能源安全问题的核心是石油安全。中国原油对进口的依赖程度已超过60%。如果能够快速发展生物质能,就能大大解决能源安全问题,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毫无疑问,在中国的烟雾治理迫在眉睫,传统的工业模式难以为继,种植能源作为新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和巨大的发展潜力。因此,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种植能源的发展不仅需要金融部门的支持,还需要国家扶持政策的支持。同时,要建立行业发展所必需的法律框架,政策环境和创新平台,才能有效促进企业的有序发展。竞争和行业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