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概况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概况 > 正文

深圳“华大基因”项目遭周边居民反对 审批部门被告上法庭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20-01-26浏览次数:1295

禽流感,SARS,结核病,甚至埃博拉病毒,如果这些微生物用完实验室,是否会对周围居民的健康和环境造成严重危害?深圳华达基因技术有限公司的一个建设项目,周围居民担心可能产生的不利环境影响,将由项目环境影响评估项目批准的地方政府部门提交法院,希望防止项目启动。居民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实验室微生物从项目中逃脱的风险。对此,“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据专家介绍,事实上,最早的人担心实验室微生物的“逃逸”是一些从事基因工程研究的专业人士。早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科学家就在体外拼接DNA片段以产生重组DNA,然后将重组DNA送入大肠杆菌,使大肠杆菌产生新的特征或创造科学家想要的蛋白质。当时,实验中使用的DNA片段含有许多来自抗生素抗性基因和肿瘤病毒的基因。科学家开始担心携带肿瘤病毒基因的大肠杆菌将“逃离”实验室并导致癌症。还有人担心,一旦基因工程细菌出现在实验室外,它们携带的抗生素抗性基因将被传递给其他细菌,导致出现不怕抗生素的超级细菌。

1975年,在美国召开了一次旨在探索基因工程安全性的学术会议,其中包括数百名生物学家,医生,律师和媒体工作者。在会议上,科学家们决定启动一个健全的系统,研究利用微生物“阻断”它们,以便它们可以为科学研究服务,但不会逃避危害人类健康和自然环境。

深圳Microcore首席科学家陆先平告诉记者,实验室使用的微生物一般根据危险程度分为四个等级,从基本没有危险的程度到最危险的四级。四阶微生物主要是病毒,例如埃博拉病毒。为这些四级微生物建立的四个实验室保护水平从简单到最严格,并分为四个级别P1,P2,P3和P4,其中P代表物理屏障。对于不同等级的微生物,物理屏障必须保护操作者免受微生物损害,同时还防止微生物在实验室外“逃逸”。对于普通的P2实验室,操作员需要在生物安全柜中穿戴实验室外套,手套和微生物,以避免与微生物直接接触。来自P2实验室的废物必须在处理前进行高压灭菌,以确保微生物不会“逃逸”。在要求最苛刻的P4实验室中,从保护具有正压防护服的操作员到完全独立的建筑物和隔离微生物的配套设施,所有配置都基于最危险的微生物作为“想象中的敌人”。实验室负压,即使空气也不能熄灭。

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专家介绍,只有该市的疾病控制中心有一个P3实验室,只有他们才能做高致病性微生物实验,没有微生物逃逸事件。基本控制中心位于市区,人们可以放心。

来自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联合医学技术学院的崔博士在海洋另一边的生物实验室说:“住在华达基因旁边比住在医院和大学附近更安全。与实验室的距离不是问题,问题是规范和管理是否严格到位?“

崔博士告诉记者,美国生物实验室也分为四个层次,从BL1到BL4对应四个等级的微生物。 “一般来说,医院,大学和疾控中心都有三种以上的微生物,但这些机构不会故意远离居民,居民也不会害怕。”

事实上,除了物理物理屏障外,科学家还设计了另一种看不见但更严格的屏障。生物遏制是指实验室中使用的微生物只能在人工环境中正常生长。即使在意外“逃逸”的情况下,这些微生物也不会在自然界或人体内“制造”。他们离开很快,因为他们留下了特殊的人造环境。

为了使生物屏障更加严格,科学家们还开发了一种安全载体。在基因工程中,载体将科学家感兴趣的DNA片段携带到宿主细胞中,并帮助DNA片段自我复制并指导细胞内的蛋白质合成。在基因工程中,最常见的载体称为质粒。为了满足生物屏障的要求,科学家们修改了质粒并开发了一种安全质粒。安全质粒不具有在不同细胞之间转移的能力,这意味着它们只能从开始到结束停留在一个细胞中。使用安全质粒与安全菌株组合形成双重保险。即使细菌“逃逸”发生,装载在安全质粒中的外源DNA也会在其短暂的存活期间牢牢锁定在细胞中,直至细胞死亡。

至于未来的华大基因中心项目,华达回答:“作为华达的全球总部,总建筑面积约为346,000平方米,包括会议,办公,住宿和实验。实验室的规划面积约为30,000平方米。主要用于一级实验室,一些二级实验室和二级实验室约占5%。实验室不做生活实验,只做各种动植物和人类来源的DNA样本,没有SARS,鸟流感等。呼吸道病毒的操作,安全性高于医院实验室,华达中心项目的实验室不做基因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