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s-vaccin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龙皇传说》最新章节。

要知道百千术法疏归同源,都脱离不了道,定,报,妖,依这五大神通,钟道临五通俱在,天眼早开,无论天下哪门术法只要能略窥一二,便能参透个八九不离十。

更何况巫叶所在的黑巫一脉,不过是巫门旁支,勉强也只能通过“暗媒”施法,比起钟道临所修炼的道源之术,实在差得太多,属于五神通之下的灭谛七惑,钟道临当年得到的巫术修炼法门,正是巫术总诀的中下篇,虽然修习不了完整的巫门禁咒,却也不是黑巫一脉能够比得了。

“噼噼啪啪”

内堂中忽然现出几道电光,蓝月牙定睛仔细一看,才发觉木案上摆着的三行灵牌,开始上下摇晃起来,道道青光接连从灵牌上的符箓中闪出,雾蛇般围绕着场上的钟道临不停旋转。

“蛇,井,离,匡,正,咒,龟,符……”

钟道临一皋一喝,神态肃穆,双手化掌为印,接连朝灵牌中印去,等到围绕周身的青光重新归于灵牌,才咬舌冲雕像喷出一小口血雾,冲案上灵牌大喝道:“固!”

一言方毕,空中的血雾全被狰狞雕像吸收,案台摆着的三排黑木灵牌不停的上下摆动,与台面的碰撞下发出一道道“砰砰”响声,仿佛给钟道临叩头一般。

钟道临嘴角挂血,缓缓闭目收法,停了多时才睁目冲身旁目瞪口呆的蓝月牙,哈哈大笑道:“这次欠苗人一顿饭,借宿一晚的恩情,小弟用巫门总诀相报,想必巫叶在天有灵,也不会觉得吃亏吧?”

蓝月牙鲜有的露出狂热的感激之色,深深一拜道:“灵巫一门第二十七代弟子蓝月牙,谨代黑巫门恭谢钟师兄大恩,日后黑巫一脉自会亲自致谢,请受巫门弟子三拜。”

蓝月牙神态肃穆,用手腕中的青蛇毒牙割破手腕,点血于眉心,匍匐于地朝钟道临施了一个拜师大礼,三拜才起。

钟道临知道蓝月牙是以巫门弟子的身份给自己施礼,只能按照传承的礼数硬受了三拜,之后才将蓝月牙搀起,摇头苦笑道:“怕黑巫一脉自巫叶而绝反倒其次,我是怕一旦我出了什么事……”

“别胡说,言出不吉!”

蓝月牙赶紧用手堵住钟道临的嘴,幽怨道:“月儿从小苦命,钟郎要是……月儿该怎么办?”

钟道临拥蓝月牙入怀,紧紧抱住,巍然长叹一声,沉默不语。

第二天一早,勃尼果然起了个大早,一屋屋的催促弟子们赶紧穿戴起来,睡眼惺忪的弟子们只是草草的喝了腕咸菜米粥,便被勃尼催促着上路。

唉声叹气的万花岛弟子在大师姐陈敏怡的表率作用下,总算是三三两两的装好布袋,聚集起来,勃尼婉言谢绝了寨子内苗人的挽留,拂尘大刺刺的朝东北方一甩,吩咐开路。

钟道临早早的就在屋外走动,他心知勃尼一定会趁早走人,免得受气,所以昨夜施法后,除了打坐了半个时辰,根本就没想着休息,勃尼咆哮着叫人起床的时候,他也就在一旁看笑话,见队伍终于出发,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静静跟上,省得被勃尼注意到,当成出气筒。

临走,勃尼不愿平白受人恩惠,吩咐弟子们把多余的粮食跟盐巴留下十几袋,又把准备在路上换钱的二十多张鹿皮全都送给了寨子内的人,阿段等人见状,开始显得比较羞怒,拒而不收,直到懂得了勃尼意思的钟道临出面,才不得不收下,想起昨日差点就把这些好人当贼,对众人又是羞愧,又是感激。

勃尼执意要走,苗人见挽留不住,只把钟道临等人送出了十里开外,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众人告别了阿段等人,顺着山路直走了大半日,才渐渐走出了山区。

烈日下行走的众人开始掏出山中摘的野果止暑,累得不行了就坐在路旁歇脚,之后几日,一路晓行夜宿,满身的疲累掩饰不了万花岛弟子们脸上的新奇,路上说说笑笑,虽然走得很急很累,倒也不感到寂寞。

越往北走,植被跟湖泊越少,本是能够作为农田的肥沃土地,也因为到处揭竿而起,反抗蒙人暴政的义军,与元廷镇压平叛的军队之间经年不断的战祸而荒芜了,路过的一个个村镇也都了无人烟。

村民可能都出去逃难了,只剩下残垣断壁的破屋,偶尔见到几座砖木结构的瓦房,也多是塌了顶,已经难遮风雨。

一路行来,饿了就吃些干粮,渴了就取些水囊内的水来喝,因为路上的行人很少,基本上碰到的也都是大股持刀佩剑,结伴而行的车马队,根本碰不到市集一类可以交换物资的地方,所以干粮越吃越少,好在南方河流水泊较多,可以给水囊补充的水源不愁。

不是没有想过与路上的车队买些吃食,只不过人家看到这群阴盛阳衰的队伍,几次都升起了歹意,勃尼弟子们几番出手惩戒下也有些不耐,再遇到车队时,反而显得杀气腾腾,旁人见到一群提剑的女人,自然赶紧走人,哪里还敢多留。

江湖上有句话,出门不怕凶,就怕丐儒与道僧,竹青蛇,蜂尾针,最毒还数妇人心,如今烽烟四起,灾祸频发,人命贱如蚁,普通百姓独自一人决不敢出门,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刀佩剑而行的都不是善茬,何况女子?

路上这帮常年跑江湖的老油条,一见到这群凶神恶煞般的娘们,根本猜不透勃尼等人的路数,避之唯恐不及,莫说彼此交换买卖东西,打招呼的都很少,都怕惹祸上身。

一般的蟊贼也多不敢打这帮人的主意,胆肥儿的几波拦路贼也让勃尼那些跃跃欲试的弟子,给切瓜斩菜般的料理了,遇到蒙人大队官兵则往往早一步躲开,几次下来也让一旁暗中观察的钟道临看的点头,起码这帮娇贵的娃娃们还能挡住个把小贼,懂得驱凶避祸,总算心中有些安慰。

这天,风尘仆仆的一众男女,在勃尼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离洞庭湖不远的岳州府,这处算是个大府,再往东北就进入了江淮,从江北行省开始的路面上已经有宽阔的官道跟驿站,勃尼眼看弟子们累得不成样子,嘴上不说其实还是心疼的,打算进城找个客栈洗个澡休息半日,顺便找家车行租几辆马车,好让修为不够的那些弟子乘坐。

众人欢欢喜喜的进了城,找了几处店家也没找到一家愿意收取至正钞纸币的掌柜,本是热情接待的小二往往一见到众人亮出纸币,便转眼翻脸朝外赶,硬是把掌柜叫出来理论,也多是被冷眼驱逐。

勃尼十几年来从未离岛,弟子们以物易物,间或卖特产,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百十张至正纸币忽然成了废纸,另众人异常恼怒,用强逼问了最后一个拒收的掌柜,才明白朝廷刚刚宣布原来一贯兑五百铜钱的至正钞作废,改用一贯兑一千铜钱的至元钞纸币,这就意味着朝廷的一纸禁令,就令众人忽然身无分文了。

脾气有些暴躁的三师姐吴梓若一把抓过山羊胡的老掌柜,怒叱道:“三个月前还能用,为何现在突然就作废了,是不是你故意不收?”

老掌柜被吴梓若一个女子,忽然老鹰抓小鸡的这么一提,吓得哆嗦道:“姑奶奶,不是小老儿诓人,这朝廷的纸币说作废就作废,我等小民怎敢故意刁难?姑奶奶行行好,您要不信就去多打听打听,时下都用白银易货,就连这刚发的至元钞也都没人愿意收了。”

一旁的钟道临闻声叹道:“这朝廷乱发纸币,一张兑一千,也怪不得人家不愿收,再这样下去,我看迟早要亡。”

“唉呦,这位小爷!”

老掌柜听钟道临这么一嚷嚷傻眼了,求饶道:“我的天爷爷哪,您大人有大量,行行好千万别这么大声,小老儿求求爷了,您几位爱住多久住多久,这房费就免了还不行么?”

“那倒不用!”

钟道临也知道老掌柜为难,扭头冲身后的勃尼道:“依晚辈看不如让师姐们把首饰凑凑,看能否先抵两日房费,也好先安置下来,小子去逛逛,看能否碰上个识货的朝奉,典当些海里的玩意换些金银来。”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钟道临示意吴梓若把老头放开,沉声问道:“店家,你这里还有多少间客房?”

老掌柜被吴梓若放开后,先喘了几口粗气,接着才感激道:“回爷话,日下买卖不好,十六间客房加上两间上房,除了三间客房被几个四川的行脚商包了,其他的都空着,早就打扫干净了,随时可以入住。[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老头也听到了钟道临刚才的话,点头哈腰的有些献媚道:“如果爷有什么东西愿意典当,老朽倒是有几个做古玩的朋友,有老朽朋友掌眼沽价,您一定不会吃亏。”

两人谈话的工夫,蓝月牙与陈敏怡等人就已经把身上值钱的首饰,金钗银镯一类的东西聚拢起来,钟道临接过陈敏怡手中归拢的一把首饰,塞给老掌柜道:“好东西没有,值俩小钱的玩意倒是有几个,这些首饰你先收着,先把房子腾出来,热水毛巾准备好,一会儿用饭的时候,剩余不够的帐再说。”

钟道临深明财不露白的古训,虽然不怕这老头能翻起浪来,也免得麻烦。

老掌柜心中失望,却不敢在脸上露出来,点了点头,捡了个金钗用牙一咬,觉得能咬动才笑眯眯的把首饰全收了起来,眉开眼笑道:“这位爷尽管放心,老朽这就让小二把房间重新打扫一遍,热毛巾跟点心过会儿送到房内,包您满意。”

钟道临拍了拍老头的肩膀,赞许道:“嗯,那就谢谢老人家了,顺便把你的房子也腾出来吧,我们人多。”

“这……”

老掌柜乐极生悲,刚要出言反对,一旁早就看不过眼的吴梓若“仓啷啷”一声把宝剑抽离剑鞘,眨眼搭在了老头的脖子上,冷笑道:“如果钱不够,这把剑就先押给你。”

“呦…不敢!”

老掌柜清晰的感觉到剑刃传来的一股寒气,脖子一凉,骇然道:“姑奶奶说的哪里话来,您几位能看上小老儿的狗窝是老儿的福气,老朽这就让我家肥婆赶紧搬出来,嘿!”

吴梓若给了老掌柜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宝剑重新归鞘,老掌柜悬着的心总算又放下了。

勃尼自始至终未发一言,自己徒弟逞凶也不阻止,她也明白,身处如今这个动荡的年头,欺善怕恶,有时候还是真刀真枪的管用,公理不如强权,强权不如现管,现管不如干脆威胁,刀一旦架在脖子上了,比说什么大道理都管用。

这边老掌柜开始去内屋动员搬家,不多时后院就冲出来一个胖乎乎的女人,刚开始破口大骂就被后边风急火燎追上来的老掌柜,掐着脖子给拽回去了,勃尼等人也全当没看见,吩咐众人各自找房洗漱。

店里的俩小二见到老掌柜的遭遇后,也不敢找晦气,前后殷勤伺候着,领着一群人挑选客房。

钟道临独自告别众人离开,勃尼知道他要去卖东西救急,自然不会拦着。

钟道临来到街上,望着路旁残败的民房,漆皮剥落的商铺匾额,暗地里摇了摇头,这战祸一起,眼看又是一个灾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头。

岳州是大府,宋朝时人口曾过十万之数,眼下街上行人却很少,十室九空不敢说,起码十停中去了七停,没有离城逃难避祸的能留下两三万居民已经是难得。

绸缎庄,茶肆酒楼,古玩店这些盛世中兴旺的买卖如今都残败了,乱世中朝不保夕,世人温饱都难以为继,字画古玩这些东西都被大富人家卖出后,换成粮食后囤积居奇,钟道临原来在掌柜面前说要典当,不过是逢人只说三句话,免得老掌柜见财起意,改行做黑店,本是想把东西高价卖给古玩店的打算落空,如今只得退而求其次,真的把东西典当了。

第一时间更新《龙皇传说》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都市之至尊天君

卯时月影

与你重逢在未来

一路闻香心

上海英豪食品有限公司

木炎

微信装逼系统

夜半无人

大佬每天都在宠我宠我

海燕之南

天玄剑传奇

冰若童心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