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园地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专家园地 > 正文

汪建:华大基因的三大纪律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19-12-28浏览次数:1477

“没有深圳,华达今天不能去。然而,当我在深圳经济特区35岁生日时,我不想为深圳唱一首歌。“”深圳在过去的35年里已经习惯了追赶,这几乎已经过去了。成为路径依赖。深圳能否开辟一种颠覆,超越,甚至以领导为基础的发展?“在盐田北山路华达基因总部,这是华大基因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健提出的问题。事实上,他接着给出了答案:在接下来的35年里,我们能否改变我们在深圳的思路,改变我们的发展方式,能否引领这个世界的发展?我们把深圳人的生活质量置于一个可控的时代,并把它放在第一位。当我们第一次进入这个城市时,可以很好地完成这个国家,我们很可能会引领世界的发展。

低调染色体

也许是因为来深圳的时间不长,或者由于基因科学的前沿性,当王健谈到深圳时,未来的话题将远远超过过去。他的手势和表情更加丰富。有时幽默,有时严谨,有时甚至是鬼脸。他甚至提前制作了自己的“墓碑”:生命的终结定于2074年,信心可以活到120岁。至于他和团队的动机,它来自“自私,贪婪和对死亡的恐惧”。

与大多数董事长的办公室相比,王健的办公室只能说是偏袒。或许,在王健的观点中,如果将华达与一个基因进行比较,那么王健只是一个染色体。他的办公室位置也颠覆了传统的外表。这是一个极简主义和逼真的办公区域:不仅是戒指,还有自行车通勤工具。当然,他喜欢一些运动器材。王健最喜欢的是登山。 9月20日和21日,他和王石将登上美国第一高峰雷尼尔。这是纪念中美珠穆朗玛峰联合峰会25周年的盛大纪念活动。他正在为此做准备。

从参与者到领导者

十五年前,凭借对尖端科技的敏锐洞察力,在华盛顿大学任教的王健,从丹麦哥本哈根回来的杨焕明,闯入了基因科学的大厅。他们聚集资金,建立了华大基因,并与其他国内研究机构一起参与了人类基因组计划的1%工作。因此,中国获得了基因测序的“门票”。八年前,王健带着团队来到深圳,因为他几乎顽固地坚持发展基因科学。凭借“乐趣”的心态,他完成了具有人文情怀的科研成果,如奥运吉祥物熊猫“晶晶”基因测序。正是凭借“反叛”的经营理念,王健带领团队将华大基因变为深圳的“基因载体”。

华达基因在深圳的进入是一个传奇。王健对深圳的第一印象并不完美。 “1988年8月8日,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从深圳到深圳去深圳罗湖的一家小旅馆学习。整个深圳的感觉是,尽管这座城市充满活力,却相当混乱。每个人都很匆忙。后来,我来了两次并且没有特别的印象。“转移发生在2007年6月。在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高国辉发掘后,深圳市政府决定在一周内引进华大基因。这大大超出了王健的期望。因此,在深圳定居需要十分钟。深圳正是摆脱制度约束,避免学术纠纷的最佳场所。

王健在深圳华大基因研究所建立了“第一个亚洲基因组图谱”。 2008年,深圳华达基因提出了“百人基因组计划”,将基因组图谱扩展到100个黄色种族,100个黑人种族和100个白人。该计划启动后,得到了美国和英国科学家的支持和参与,并迅速扩展到“千人类基因组计划”。

经过8年的发展,华大基因在遗传领域实现了从“参与者”到“领导者”的跨越。 2014年12月,华达基因发布了由来自80多个国家和80多个国家的200多名科学家联合开展的鸟类基因组系统进化历史项目的成果。第一批结果发表在特刊《科学》和BioMed系列的28篇文章中。其中,《科学》以特刊的形式公布了该项目的8项研究成果。对于这个世界顶级科学期刊来说,这是非常罕见的。截至2015年8月3日,华大基因已在国际重要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250多篇,SCI发表论文1170篇,在《Nature》,《Science》,《Cell》,[0x9A8B],[0x9A8B],[0x9A8B]等期刊上发表200多篇科研论文。0x9A8B。其余的部分。在工业化方面,华达基因也经常活跃。

2014年6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CFDA)批准了两种用于“非侵入性产前基因检测”的第二代基因测序仪和检测试剂盒。

2013年,华达花费1.176亿美元收购纳斯达克上市的完整基因组学(“CG”),并开始研究和开发自己的基因测序设备。这导致建立了数据生产,分析和智能应用的创新链,向上游延伸,使中国的基因测序核心设备不再受人们的影响。

今年6月6日,CG推出了一款新产品,即“Super Sequencer”RevolocityTM。它可以自动提取各种样品(如人全血和唾液)的DNA提取,并无缝连接样品进行文库制备,测序和数据分析。一个基因组测序可以在一年内完成,并且每年将增加到一个。

然而,王健的抱负远不止于此。

华大基因的三大学科

王健回忆说,在华大基因之初,他总觉得自己承担了国家战略或国家使命,但结果却遇到了很多问题。好吧,我们先做好我们的功课,先自己做。什么是家庭事务?在我的办公桌顶部,有一个匾“身体健康,学习好,工作好”,每个华大员工都需要照顾好自己并照顾好自己。不要和我谈谈工作,不要跟我谈论行业,先谈谈你的身体。这是华大的三大学科。

所谓的三大学科,王健表示充满激情:一是控制先天缺陷。尚未分娩的员工应远离出生缺陷并控制先天缺陷。如果华达人想要生一个傻娃娃,我成为父母是一种耻辱。华达对员工很抱歉。第二,我们能否提高中国癌症患者的5年生存率?目前,中国癌症的早期预防和治疗,特别是癌症患者的5年生存率,不到欧美的一半:2013年中国癌症患者的5年生存率为28%而在美国是68%,在欧洲和日本是65%。我们能否将中国的癌症存活率提高20%,并在5到10年内赶上欧美国家?我们应该而且必须这样做!第三,华达的工作称为体重和血压。在这里,不允许有“三高”。人们不应该死于心脑血管疾病。这三个被称为三个学科!如果我们能够做到,那么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城市是否可以做到这一点,以及我们的国家是否可以做到这一点。

王健的基因工程宏观

王健认为,生物经济和生命经济是科学发展不可抗拒的规律。它将注定成为工业革命后人类新的经济模式,成为新的创新和发展的终极目标。 “我们比旧金山湾区迅速崛起的生命相关产业,生命科学高投资波士顿128号公路,伦敦生命科学研究领域以及以色列领导世界的医疗管理模式更加大胆。敢于说我们在深圳领导世界。创新之城?我们能否计划在深圳,未来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做一些引领世界,造福人类的重大技术突破?这些研究创新可以在深圳医院让我们先试试,我们可以让深圳市民分享成果吗?我们可以让我们走向世界的世界吗?“

首先,让“家庭事务”做好,让华大基因的5000名员工影响周围的5万人,然后影响深圳,中国和世界,这是王健思想的基因工程宏。

事实上,即使在王健在盐田扎营之后,王健对自己的处境也很清楚。很多人都看到华达基因,即使在政府官员看来也是如此。不是疯子,也不是“骗子”。如今,深圳同一个城市的人们更加意识到:王建智在深圳的意义在于他是一位能为人类生活提供一些可能性的科学家和企业家。在他看来,自然具有人类学意义和全球化的价值。正因为如此,王健与深圳的众多企业家截然不同。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坚持,那么在遗传领域没有先机的深圳甚至中国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令人眼花缭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