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园地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专家园地 > 正文

未来人类能否大幅降低阿尔茨海默综合征发病几率

文章作者:www.cs-vaccine.com发布时间:2020-05-02浏览次数:955

如果你编辑生殖细胞并得到宝宝,绝对不允许这样做;如果您编辑生殖细胞进行基础研究并在某个阶段终止实验,您可以被允许执行。这有点类似于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

从父母双方遗传高风险ApoE基因的人一生中患阿尔茨海默氏症的风险为60%。

基因编辑技术的进步比普通人的想象更快。

最近,美国科学家表示,他们正准备调查使用遗传编辑技术改变人类后代遗传密码的可能性。

哈佛医学院干细胞研究所的科学家Werner Neuhausser和IVF医生开始使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来试图改变人类遗传密码。

他做的实验是为了证明人类是否能够在未来显着降低阿尔茨海默氏症的发病率。

然而,Newhauser博士澄清说他只使用这些精子进行实验,不涉及胚胎,也不涉及婴儿。

尽管如此,科学家几乎一致认为,一旦人类基因编辑的红线突破,就像阿拉丁的神灯和潘多拉的魔盒一样,它将为社会带来一场艰难的灾难。

离红线只有一步之遥

据报道,来自Newhauser实验的这些精子来自美国大型国家生育诊所网络系统,一个名为“Boston IVF”(波士顿IVF)的机构。 Neuhauser博士还强调,该实验仍处于基础研究阶段,尚无相关实验数据发表。

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张燕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精子和卵子属于生殖细胞。生殖细胞的遗传编辑取决于具体情况。如果你编辑生殖细胞和得到婴儿,这绝对是不允许的;如果你正在编辑生殖细胞进行基础研究并在某个阶段结束实验,那么它就可以被允许进行。这类似于对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p>

尽管如此,批评者认为,Neuhauser对这一实验的本质目的将是对人类基本社会伦理问题的争议:我们是否需要编辑后代的基因,以便我们有能力预防某些疾病?

然而,在恐慌和争议中,科学家希望表达的一个问题很容易被忽视。遗传编辑的突破性技术是真实的,并且正在迅速得到改善;而技术本身就具有人性。变得更加安全,可用于更广泛的探索。

哈佛大学医学院医学系主任George Daley教授表示支持Neuhauser博士的实验。

他认为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前景不容否认,因为有些人在“正确的道路上”做出了“错误的转变”。

Daley说:“人类是第一个编辑染色体的基因是一个错误,但我们不应该埋头苦干。相反,现在是我们指出临床医学转型方向的时候了。”

Daley所说的染色体编辑是对精子,卵子或胚胎等生殖细胞的遗传编辑。只需要改变这些生殖细胞的基因,这将影响人类后代的发育。

“显然,这是一种变革性的科学和技术,可以为未来的医疗用途带来巨大的力量。”Daley说,“编辑染色体不仅是可能的,而且还应该用来重塑未来人类后代的健康。”

值得注意的是,艾滋病基因CCR5也是Daley认为具有潜在遗传编辑可能性的疾病清单。

从出生到疾病预防

在哈佛医学院,New Hauser和另一位研究员Denis Vaughan即将开始对精子进行遗传编辑。通过在精子中编辑一种名为ApoE的基因,预计它们可以显着降低患阿尔茨海默氏综合症的风险。

他们指出,从父母双方遗传高风险ApoE基因的人一生中患阿尔茨海默氏症的风险为60%。

Neuhauser认为,在受孕前对胚胎进行深入分析和筛选以及使用CRISPR技术进行编辑需要不到几年的时间。将来,人们将进入像波士顿IVF这样的生育诊断机构。他们将首先进行染色体测试并选择最健康的婴儿。而整个生殖领域的重点将完全从关注生育到预防疾病。

Neuhauser表示他们将使用新的CRISPR编辑技术来编辑精子基因。基因编辑技术,称为“baseediting”,由哈佛大学科学家刘汝谦教授发明。使用这种方法,只需要改变一个碱基,而不需要切割双链,这样基因就可以了。编辑的风险最小化。

然而,编辑精子本身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一些研究人员对Neuhauser的实验前景并不乐观。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劲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直接编辑精子应该很难,因为精子遗传物质是高度凝集的。”

Neuhauser说他相信科学必须是开放和透明的。他还澄清说:“最大的担忧不在于遗传编辑实验本身的争议,而是每个人都认为基因编辑技术的当前阶段应远离患者。”

哈佛的精子编辑实验也引起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注意。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Scott Gottlieb在社交媒体Twitter上公开表示:“一些科学应用应该被认为是不可容忍的,相关的科学家应该立即停止。使用遗传编辑技术CRISPR用于人类胚胎用染色体细胞进行编辑属于这一类。”

Gottlieb一致认为,必须严格限制涉及生殖细胞的遗传编辑应用。

尽管Newhauser正在进行的实验仅涉及精子编辑,而不是进一步使用,但FDA无法阻止。然而,作为监管者,FDA可以设置各种障碍,使相关科学家的实验更加困难,甚至无法继续。

走在道德悬崖上走钢丝

事实上,Newhauser的实验无异于走在伦理悬崖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明确禁止公共资金支持胚胎研究实验。此外,在使用波士顿的马萨诸塞州,使用胚胎的基础研究是非法的。

这意味着对于Neuhauser来说,即使他成功地编辑了精子,他编辑的精子也无法发展成波士顿的胚胎。

这也证实了有关Newhauser今年10月访问中国以探讨胚胎研究合作可能性的传闻。但到目前为止,他的计划还没有在中国实现。

另一方面,使用ApoE作为精子编辑的对象也受到质疑。毕竟,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ApoE是阿尔茨海默氏症综合征的原因,尽管它们之间可能存在密切联系。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基因编辑方式真正降低阿尔茨海默氏症的风险,那么它将具有重大的社会意义。

哈佛大学教授Greg Verdine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然,我们有一些极端的风险案例。人们有理由对孩子使用遗传编辑方法,比如提前知道他们有患重大疾病的风险,这可以通过基因编辑来消除。但是,如果我们把这种技术看作是寻求利润的手段,一种声誉炒作,就应该停止这种行为。

Newhauser与波士顿IVF一起,对医生和患者进行了一项关于使用遗传编辑技术预防未来疾病的观点的调查。 “几乎每个人都同意预防疾病,但他们也画了一条线,例如使用基因编辑来增加孩子的身高并改变他们的眼睛颜色。很少有人认为这是个好主意。”纽豪泽说。

为了拯救人类文明和保护物种,哈佛医生拥有最后一张王牌,以支持他们在生殖细胞的遗传编辑中的应用。例如,当未来出现新的杀手病毒时,人类缺乏应对的疫苗。如果他们的一些基因对这些病毒具有天然免疫力,它将拯救人类免于灾难。

他承认任何技术都有可能被滥用。 “但我们无法关闭这些技术的大门,因为有可能被滥用,”Neuhauser说。 “我们应该回归理性,并认识到这些技术的巨大潜力和巨大风险。